脑残志坚

KKL,现欧,字典中只有ooc
语文美术成绩离及格线一个马里亚纳海沟
一个害羞内敛怕事胆小卑微的人
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什么都不会
不定时失踪(×)
不定时精分(×)
无限期拖更
日常卡肉
其实并没有肉
热爱看人搞事情
远离饭圈,圈地自萌,身心健康,保护智商
写自己喜欢的

我的耳机,
只存活了两个月……
md我个耳机杀手🙄

魔道要真人化?
不要吧……
你特别好,我想跟你拜把子?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拜把子?
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放过耽美吧。
🙄

【现欧】日常关爱伟哥小剧场

妈蛋,两个号换来换去差点把我大号丢了,我别是个傻子吧
……算了算了,那个号不要了≥﹏≤

Lao干爹:

来个小段子


在一起之后现充就很喜欢亲他,欧神在奇怪自己哪来的能耐让一个重度洁癖的处女座对自己脸上长在外边那两块肉恋恋不舍的。


对,就是恋恋不舍。


欧神红了红脸,把头埋进自己的老婆的胸里,还没埋多久后领就被扯起来,现充对他和善地笑了笑“脏,我见它掉地上了。”


“woc,你居然敢嫌弃我老婆。”欧神为自己老婆打抱不平,随即想从现充大魔王的手里抢回去。


奈何,一个常年死宅怎能干的过保持锻炼还有几块腹肌的现充。


一扯就直接把自己也给送过去了,索性就直接呆在现充怀里耍赖“把我老婆还我。”


“什么老婆,你只有老公。”现充用两根手指扯着抱枕丢远了,搂住了欧神细瘦的腰,十分满意地欣赏他渐渐通红的耳根。


欧神os:md这货连抱枕的醋都吃。


——


“老高。”


“嗯?”


“你老亲我是能吸走欧气还是咋的,作为非洲人你还是别想脱非入欧了。”


“我觉得我挺欧的啊。”


“诶?”


“我的欧气可能都用到了遇到你这件事吧。”


“……”


“嗯?怎么了,害羞了。”


“才没有!”



——


伟哥“mmp”






——

【现欧】男子大学生的日常(据说是番外)

Lao干爹:

  原作亲妈@网易王三三,龙妹要周游世界
  争取做一股刀子玻璃中的泥石流,老年人了虐不起来了算了算了(x)
ooc有,私设有,文笔无,逻辑无
大号@脑残志坚 梗与前文
短得一逼


这次表演圆满结束之后,剧社打算包个包间一起聚会庆功。


现充大发慈悲地给了本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欧神两个选择,要打游戏还是要腰。


欧神捂着心口夸张地痛骂几句光天化日不知羞耻白日宣淫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然后接下来的几句就被不可描述的方式堵住了嘴,继而只能很怂得关了电脑可疑地红着耳根任由某个似乎要冒出狐狸尾巴的白月光捯饬自己。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欧神穿着现充的外套,又名男友外套的什物。


外边的风刮得挺大,现充将兜帽给他套上,又将拉链拉到最高,将他整个人捂的严严实实,就只露出半张脸,小卷毛下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带着无辜又纯真的意味看着他,眨得现充心痒痒,差点让两人出不了门。


【觉得家里的那位越来越撩人可爱了怎么办,在线等,挺硬的。】


正人君子高老师带着穿着宽大外套捂的密不透风神似熊宝宝的某个关系良好的舍友终于是出了门。


一直被无视但是一直在宿舍的伟哥:。。。。。。


呵呵呵呵呵呵呵


并哭着为自己戴上墨镜。


——


刚一到场便被眼尖的某位少数拥有剧本的刘学姐看到了,随即愉快地起哄“高老师带家属来啦。”


现充没反驳,只说了句欧阳也是道具组的旋即拉着社恐发作躲在他背后默默玩手机的欧阳坐在了角落。


大家玩的正嗨,高老师却是满心想着早点带着自家小朋友回去好过二人世界。


场上有人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现充抬眼一看。


嘿,熟人,这不是那个好像对欧阳有意思的小白学妹吗?


然而一直窝在角落的欧阳一心沉浸在游戏世界中,并不知道旁人醋味越酿越酸。


少数服从多数,大家也就一起起着哄转着酒瓶子。


两三局下来,喝了三啤两红两白还依旧跟没事人一样的白莲花扬扬酒瓶,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那么,我们来玩点刺激的,两人一块上。”


“真会搞事情。”现充听见旁边一叫本子的学妹翻翻白眼这么说着。


欧神似乎在真心话大冒险这种游戏上有魔咒一般,新玩法的第一轮就被抽中了,他被起哄着推上去时还是一脸懵的。


现充心疼自家小朋友,随即便不管不顾地想上去护崽。


另一个是有六七分像新垣结衣的学妹。


这还没什么关系,重点是人家还跟现充告白过。


这就很糟糕了。


可是还没想到这点的高老师已经站起来拉住紧张到不知所措的欧阳,又一不小心瞥到对面妹子很明显亮起来的眼神。


得,还让人家妹子误会了。


“高老师,你这是……”白莲花始终保持着微笑,此时此刻正歪着头看他。


“欧阳社恐,我替他吧。”高老师一派中国好舍友的形象,极其理所当然地把欧阳拉回原位,默默地握了握他的指尖。


“真是的,要不是知道高老师和欧阳学长关系很好,否则还以为您喜欢小依呢。”


名字还真有个衣啊。


现充面上微笑保持风度“没有的事。”


“那么,就请高老师把小依公主抱上下起蹲三次最后十指相扣绕场一周最后给女方一个吻手礼把她送回位置上吧。”白莲花依旧笑得甜美可人。


“……”


现充是谁,洁癖到用高锰酸钾拖地的男人,让他去抱一个陌生人去亲陌生人的手,简直是三S极的地狱式难度。


更何况。


现充都可以想象自家小朋友放下手机可怜巴巴盯着他的表情了。


深受现充洁癖其害的学姐刘开了口“这是一个大冒险吗……”


对面妹子红了脸,被起哄着推上前去,又动了之前被现充亲手灭掉的心思,找着机会闭着眼睛满脸羞怯,音量却是挺大的“高学长,我,我喜欢你。”


“那个……”现充脑内一片浆糊,在想着如何能在不得罪自家那位和不伤害妹子的前提下说出拒绝的措辞。


“他有主了。”


角落传来一个声音。


大家一看,是据说有社恐的欧阳。


那人放下手机,拨了拨乱糟糟的卷毛,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极其亮。


“你怎么知道。”妹子被打扰到了告白一时气急脱口而出。


欧阳走向前,极其熟稔地看都不用看就握住了现充的手,对着惊愕的妹子笑了笑,眼睛亮亮的,露出了可爱的虎牙。


“因为,正宫在这呢。”


——


本子:woc


白莲花:一副看透世事的模样


学姐刘:嘿嘿嘿


伟哥:心疼欧阳的腰一秒,并打算批发墨镜






【现欧】你尝起来是甜的

Lao干爹:

  原作亲妈@网易王三三,龙妹要周游世界
  一发比我身高还要短的小甜饼(?)
  文笔无,逻辑无,私设有,ooc有
  双向设定
  不吃慎入
——


现充曾一度怀疑欧神是糖做的,说一个接近一米八的大老爷们是糖做的确实是有些奇怪。


好吧,是很奇怪。


他那邻床的宅男舍友平时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当然,游戏与床与大老婆新垣结衣是身体的一部分,不能分离出去,自然算不得嗜好。


这人特爱吃糖,准确来说,是吸取糖分。


如果把他那头乱糟糟的自然卷染成中二度爆表的银白色,说不定就直接可以去本色cos某个自然卷死鱼眼了。


他糖不离口。


舍友身份却操着老妈子心的现充由此就很担心他牙齿的健康程度了,明里暗里软磨硬泡劝他戒糖。


那人被这么念着倒也不恼,只停下敲键盘的手,将盯着电脑的眼珠子转向他,也不说话,只是睁着那双下垂的狗狗眼,眼里好像就乘着一大片星空一般,就这么可怜巴巴地盯着他。


现充旋即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把刚从小朋友手里抢来的糖还给他,在心里举起双手。


输了输了。


向欧神(keai)势力投降。


——


不能用抢的,那便用藏的。


欧阳足不出户,食物唯一来源就只有同宿的其余三人,现在基本就已经是现充一人承包了。


提前和其他两人串通好的现充自以为计划很成功。


然而还是被发现了。


欧神曰“你当我瞎啊。”


就是当你瞎啊,现充被揭穿后面上还是一派平静,面无表情,心里的弹幕却一条条飘过去。


你不瞎啊。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就你不知道。


呵呵呵呵呵呵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呢。”欧神舔了舔糖,露出了一点猩红的舌尖。


。。。。。。


woc?


现充强装镇定。


要知道 ,欧神还有另一个特质,就是宇宙钢铁直男。


要真的被揭了底,那可别说好友,舍友也别想当了。


外表稳如老狗,内心还是慌的一逼。


奈何有些泛红的耳根和过长的沉默已经暴露了他。


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欧神冲他勾勾手指“老高,你过来。”


“啊?嗯……”现充下意识凑过去。


“想知道我这支糖是什么味道吗?”


“啊?”


现充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上传来一阵温软的触感,微微一碰带着一阵甜香,正想抽开,便被食髓知味的现充反客为主一把扣住了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真.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的一逼的欧神随即便被亲到脑袋发晕才被松开。


迷迷糊糊中听见现充的低音炮还带着笑意在他耳边,热气在耳廓打转撩得发红


“欧阳,你尝起来,是甜的。”


脑袋忽的就像一片红蘑菇云炸开了。


——


主席路上碰见要回宿舍又提饭返回去的伟哥,心底一阵好奇“张伟你去哪?”


伟哥头也不回


“批发墨镜!”


——fin






难道现在的直男都觉得一脸蜜汁宠溺然后像摸狗一样摸别人头的自己很帅吗?
一点都不帅好吗?
手洗了没有啊,我昨天刚洗的头啊woc
最重要的一点是长得又不好看(闭嘴)

有gn跟我找我八百年前发的一篇文
上个月lof抽风把它封了,我想那么久的一篇也就算了,之前手机坏了存档都在那里,(没错,KK的同人都在里头,我现在完靠记忆了)我手里头也没有,就只能用截屏了,不过,好像,很糊的样子……
占tag致歉

【现欧】男子大学生的日常(4)

  原作@网易王三三
  学龄前儿童文笔ooc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双向暗恋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新一更……欧神果真宇宙钢铁直男,心疼现充一秒
这章,挺短的……

  ——

手上仿佛还有握住那柔软手掌的余温,微微握了握,放在心口的衣襟处,勾勾嘴角眼神瞥向洗手间处。

大约十分钟前,欧神挣开他的手红着耳根子结结巴巴前后矛盾地说自己饿了去上个厕所,中间还被主席乱扔的瓶子绊了一下。

抬手盯盯腕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继续凝视那扇将两人隔绝的门。

又过了五分钟。

还是毫无动静。

“欧阳,社团有事,我就先走了,你肚子没事吧,要不要帮你带药。”现充倚在门外一脸气定神闲地冲里面喊,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没没没没事,你你忙就走吧。”继而顿了顿,怕他不相信似的又补充一句“不用担心我!”

欧阳靠在门上,耳根子连同脸还在通红着,去洗了把脸却发觉手里拿的是现充的毛巾,脸就更红了。

作为一名两脚能不沾地就不沾能不和别人交谈就绝不开口的宅男兼社恐患者,决计是没碰过这档子事的。

肖想已久的白月光舍友突然就拉住你的手还一脸无辜地十指相扣,他能忍住(虽然很怂)跑进厕所里躲着已经是他能想出的最好办法,没让心头那头小鹿撞着撞着撞人家脑门上已经是够不错的了。

等了半天,外边似乎没有动静了。

“老高,老高?”欧阳试探性地叫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心底顿时松了口气。

果然走了。

扭开把手正踏出一步打算吸一口外边清新自由的空气时,手腕被一扯,整个人便直直撞进了一个满溢香气的怀中。

那人在耳边轻轻对他笑“可算逮到你了。”


——


欧阳越发觉得大学生活很神奇了。

本想混吃等死当条咸鱼,却因为游戏打得好,钱包一天比一天胀,暗恋学校计院白月光兼舍友,然后他就变成了自己的男朋友,而且还是投怀送抱的那种(×)

简直欧气爆表了。

窝在现充怀里时不时接受投喂抱着手机抽中ssr的欧阳再次这么想着。

欧气,改变世界。

欧气,改变生活。

——

刚确定关系的两人腻腻歪歪藏着掖着硬是没让第三个人知道。

当然,只是他们认为。

这星期已经第n次刚打开一点门便看见两人抱一起仿佛一个人的伟哥正缩着身子在冷风瑟瑟的操场上假装散步,心里表示,呵呵。

并为自己戴上了防护镜。

——

两人为了更多的二人空间决定安个床帘。

于是副主席刚回来便看见了写上祭奠或吊唁便可以直接去参加丧礼的两块深蓝色布帘阴森森地挂在那。

“……”主席倒退一步,如果不是见到伟哥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宿舍“他们干嘛?”

“欧阳说晚上打游戏会亮到我们…

“那老高怎么也……”

“老高说会亮到他。”

“所以他俩都买了还凑巧一样?”

“……好像,是的……”

——tbc——

深夜短打。
老年人了,虐不了了,算了算了。










【现欧】男子大学生的日常(3.5)

  原作@网易王三三
  学龄前儿童文笔ooc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双向暗恋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

是草莓味的,还带着点薄荷的爽冽清香。

深夜现充躲在被窝里舔舔嘴唇,似乎余韵未散。

总觉得欧神是各种各样的味道组成的,所有味道总归结回一个甜字上。

不是那种腻得发慌的甜,是那种奶糖刚入口触碰舌头融化的柔软,冰淇淋滑入口腔的爽冽,抑或是今天裹挟着温热气息的草莓果糖味。

——

刚到大学报道的那天,现充比其余几人都要早一天到了大学宿舍,刚到便洁癖发作用高锰酸钾洗了地板。

与携家带口恨不得告诉七大姑八大姨隔壁老王楼上老李自己考上界内有名的x大的副主席不同,欧神是独身一人来的,拉着他那口行李箱,背着双肩包,穿着领口有些大的素色T恤,板鞋刷的白净,头发卷卷一脸纯良。

像个刚断奶的孩子似的,尤其是站在刺头的伟哥和世故的主席中间时。

他是最后一个到的,据说是坐过了头,倒了好几趟车回来了。

去洗了个澡后皮肤淌着一层细薄的水珠,隐隐有着牛奶沐浴露的味道,抬手用毛巾擦着头发,鹿眼就藏匿在毛巾和过长的刘海之间。

于是几人便被这乖顺沉默的表象蒙骗了眼睛,真以为这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邻家好少年,还不用父母担心能独身赶到大学报道。都要为自己的脑补感动到痛哭流涕了。

不料欧神当晚便撕破了表象,在电脑前狂飙垃圾话,手指动的飞快。

副主席呵呵一声回去继续跟远房有钱亲戚套近乎。

伟哥被震惊地缩缩脖子回到床上。

现充只记得,那天鼻间满溢牛奶沐浴露的甜香。

好吧,还有高锰酸钾。


——

那大概是老高的初吻,毕竟他说过没谈过恋爱。

欧神躺在床上抱着人形抱枕在黑黢黢的深夜中时眨眨眼睛。

牙齿碰牙齿,嘴唇碰嘴唇,磕得还有些疼,似乎还撞到了下巴,心脏失序般跳动着。

抬眼是现充错愕的眼神,随即猛地挣开。

咬咬嘴唇,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自己,果真是太恶心了。

——

伟哥的女朋友来了,两人颇局促害羞地说了几句,便牵着手便出门。

欧阳怔怔地看着那两只交缠的手,望了眼自己的手,又看了眼现充,那人察觉到目光随即望向他投去询问的眼神。

瞥过那双修长白净的手,欧阳晃晃脑袋“老高,我的午餐就拜托你了嘿。”

那双手,就应该弹琴写字,抑或是和可爱温柔的女孩子牵手。

“吃什么?”现充颇无奈地摇摇头问他。

“吃鸡。”

“真吃鸡?”

“真吃鸡。”


——

欧阳坐在桌前戴着一次性手套啃鸡腿啃得美滋滋。

现充慢条斯理地剔出鸡骨头将肉放碗里,抬眼看了一眼吃得嘴角泛油光眼睛亮亮的欧阳,心里突然就柔软得不成样子。

忽的床上电脑滴的一声,欧神脸色一变,都忘了自己有动手的能力“快快快老高帮我摘了队友在召唤我了。”

现充无奈地叹了口气,用戴着手套的手提着他油腻的手套向上一扯随即丢进了垃圾桶。

欧阳还没反应过来双手还傻兮兮地伸在半空中,一边的手掌便传来干燥温软的触感。

现充的手正压在他手掌上,虚扣了扣。

“你的手真小呢,刚好是能握住的那种。”旋即手指穿过指缝,握住了那只比自己小上一号的手掌。

心下一跳,瞬时失了时序。

——tbc——


下次就玻璃了





现欧冷的真快